<i id="odd2x"></i>
  • <source id="odd2x"></source>
  • <object id="odd2x"></object>
    中國共產黨新聞

    四川早期黨的領導人之一穆青:為革命事業灑盡最后一滴血

    匡麗娜

    2019年10月10日10:21    來源:重慶日報

    原標題:為革命事業灑盡最后一滴血

    穆青 (受訪者供圖)

    ■他是中國共產黨優秀黨員,四川早期黨的領導人之一。

    ■他提出工作重點應放在敵人統治薄弱的小城市,特別是邊遠縣區;在獄中,他常用中、法、俄幾種文字給外面的親戚朋友寫信,表達自己將為革命事業灑盡最后一滴血的忠誠和對人民深深的熱愛。

    ■1930年5月14日,他在重慶壯烈犧牲,年僅32歲。

    1930年5月14日,重慶城內巴縣衙門前的院壩里響起一陣槍聲,中共四川省委代理書記、組織部長穆青應聲倒在血泊中。這也是在中共中央候補委員、四川省委書記劉愿庵等人犧牲僅幾天之后,又一名中共四川省委主要領導人被軍閥殺害。

    他提出工作重點應放在敵人統治薄弱的小城市,特別是邊遠縣區

    1898年,穆青出生在長江上游的合江縣富寶山區的一個貧苦農民家庭。

    辛亥革命后,穆青考入合江縣中學。這時正值袁世凱同日本簽訂旨在滅亡中國的《二十一條》,國人和青年學生強烈反對。穆青和同學們一道,加入到了宣傳抵制日貨、喚醒民眾的行列中。

    此后,他又通過閱讀《新青年》等進步刊物,受到了民主和科學思想的熏陶,深感中國處于內憂外患、災難深重之中,決心尋找一條改造社會、救國救民的道路。

    “1920年,穆青考進了吳玉章等人在成都成立的留法勤工儉學分會預備學校,并于當年底,由上海赴法勤工儉學。”重慶市委黨史研究室南方局研究室副主任黎余介紹,1922年,穆青參加了趙世炎、周恩來等人在法國巴黎成立的中國共產黨旅歐支部,成為一名共產主義戰士。

    1926年初,穆青回到國內,中央分配他到中共廣東區委任組織部長,兼國際濟難會中國南方辦事處主任。穆青和大家團結一致,分工負責,把工作搞得有聲有色。

    1928年,作為中央的特派員,穆青回到了闊別已久的家鄉四川。穆青根據自己在廣東工作的經驗,學習毛澤東、彭湃等人在井岡山、海陸豐建立農村根據地的經驗,提出工作重點應放在敵人統治薄弱的小城市,特別是邊遠縣區。

    他選擇了高縣、筠連、永寧、古藺等作為發動農民進行革命活動的地點,而在瀘縣、敘府(宜賓)、自流井三地則發動工人進行斗爭;工作重心是宣傳群眾、組織群眾、武裝群眾,建立工會和農民協會,在有條件的地方組織農民自衛軍及工人糾察隊,建立革命政權。

    經過穆青的動員指導,黨組織很快在自流井的大墳堡、三多寨等地組織起鹽井工人數千人,建立了工人武裝糾察隊;在敘永、古藺等地,農民武裝組織也先后建立。

    在獄中,他矢口否認自己是共產黨員,從文件和記錄中,敵人證明了穆青的真實身份

    “穆青雖是黨中央派來四川視察和協助工作的特派員,但他事事身先士卒,不畏艱苦,密切聯系群眾。”黎余介紹,穆青經常深入農村,化裝成苦力或小商販,到山區指導地方工作,一次,在一個霜凍的早晨,穆青同江安幾位干部一道去瀘縣的途中,被當地團閥程子芳發現,緊跟不放。穆青當時非常冷靜,指揮大家爬上一個樹林茂密的山頭,居高臨下,數處放槍,讓敵人不知虛實以為中了埋伏,未敢窮追,讓同志們擺脫危險。

    四川各地黨組織的恢復和壯大,武裝起義蓬勃發展,讓敵人大為震驚,并設立了特務委員會,建立偵緝隊、反省院等反動機構,專門對付地下黨。

    1928年10月初,劉湘在重慶破壞了我黨團省委機關,逮捕了代理省委書記張秀熟等。穆青聞訊后,立即到潼南雙江鎮召集重慶、川南、川西幾個地區的負責人開會,決定將省委西遷到成都成立四川臨時省委,以便領導四川黨的工作繼續向前發展。臨時省委分工,穆青任書記。

    1930年3月,穆青化名為呂維新,在完成黨交給的任務后,于重慶迥水溝街上,被叛徒鄒榮芳帶著的偵緝隊逮捕。

    在獄中,他沉著堅定,矢口否認自己是共產黨員,也不叫呂維新,更不承認當過省委書記和組織部長。同時用早已編好的口供去搪塞應付,并一直堅稱自己叫“袁雨蒼”。

    “不料,同年5月初,臨時省委機關因為叛徒出賣而被軍閥破壞,省委書記劉愿庵等人被捕,敵人搜走一批文件和會議記錄。從這些文件和記錄中,敵人證明了穆青的真實身份。”黎余說。

    在獄中,穆青充滿了樂觀主義精神,他常用中、法、俄幾種文字給外面的親戚朋友寫信,表達自己將為革命事業灑盡最后一滴血的忠誠和對人民深深的熱愛。

    因為“浩池街事件”,穆青的自救和黨組織的營救,全都前功盡棄

    “本來穆青是有望脫險的,但是因為‘浩池街事件’的發生,穆青的自救和黨組織的營救,全都前功盡棄。”黎余說。

    1930年5月5日,時任省委書記劉愿庵在位于重慶浩池街39號的裕發祥醬園鋪樓上召開省委常委會議時,不幸被叛徒出賣,包括劉愿庵在內的多名省委領導被捕。5月8日,劉愿庵等人在巴縣衙門前壯烈犧牲,史稱“浩池街事件”。

    二十一軍特務委員會在研究“浩池街事件”搜出的文件時,發現了這樣的記載:“自維新被捕鐘鳴(省軍委書記李鳴珂的化名)被難,常委極不健全……”“自三月二十日起,同志被捕在獄中者省委常委一人……”特務們由此判斷:“袁雨蒼”是被捕的,在他之前沒有捕獲別的人,在他之后獄中也沒有第二個叫“維新”的,因此,袁雨蒼肯定就是呂維新。

    反動派在確定了穆青的真實身份后,于1930年5月14日將其殺害。

    黎余稱,劉愿庵、穆青等人犧牲后,新建的中共四川臨時省委沉痛向中央報告:這次損失最大的是“全部常委犧牲完”。

    黎余解釋,先于劉愿庵、穆青等被捕的四川省委代理書記張秀熟,因是當時四川文化教育界的名人,在各界輿論壓力下,被判刑獄,直至抗日戰爭爆發才獲釋。張秀熟也是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在重慶被捕的中共四川省委(含臨時省委)書記中唯一的幸存者。

    (責編:常雪梅、萬鵬)
    • 最新評論
    • 熱門評論
    查看全部留言
    微信“掃一掃”添加“學習大國”

    微信“掃一掃”添加“學習大國”

    微信“掃一掃”添加“人民黨建云”

    微信“掃一掃”添加“人民黨建云”

    高清AVHD